浮一大白

杂食小号。日常发小甜饼。不知道将来会吃什么请谨慎关注。

【林秦】大宝的复仇

心疼天天吃撑的宝哥,所以诞生的一发完

然而必须提前向宝哥致歉,我是爱你的

#林涛是双,而秦明是纯Gay#



————————————


李大宝刚入职的时候万万想不到今后的生活会是这样的。在结束了提早上岗的鸡爪子的洗礼后,以为和秦明这个上司一起工作的日子里,严肃专业才是生活的主基调。

现在她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判断错误。

严肃专业当然是有的,然而却有另一种可怕的力量掌控了她的生活。李大宝在向这一势力低头的同时只能这样宽慰自己——至少我的判断有一点是准确无误的!秦明这样的人一定没有女朋友!

只有男朋友。

隔三差五的苹果投喂啦,帮着提工具箱行李箱啦,充满“我俩关系可好了”潜台词的话语啦…在得知他们正式确立关系的那一刻就化作口味各异的狗粮从天而降。

反对办公室恋情!大宝在得知上锁的解剖室大门的内部是秦明和林涛的时候出离愤怒。我的手机还在里面呢…好气哦,但是不敢敲门。

*

“宝宝,我们在一起吧。”

男人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一个大盒子来放到桌上,推到李大宝面前。

“你还是别这么叫我了,听着怪别扭的。”大宝听着这声宝宝就忍不住想起林涛大型犬似的围着秦明转的模样,“我有一同事就这么叫他男朋友。”

男人对于大宝的打岔饶有兴致地回应,“真的吗?我还以为只有这么叫女朋友的。”

他打开盒盖,几十颗毫无重复的巧克力精巧地列着。男人又抓着盒子边缘往两边一拉,纸盒从中间分开,上下三层满满当当。

“比起玫瑰,送你吃的应该更好。大宝,你答应和我交往吗?”

李大宝看看眼前的巧克力山又看看坐在对面的这个男人。模样不错,聊天也合得来,个性温和又风趣,那么就剩下最重要的一个问题。

“你真的不介意我的工作?”

“我自己也是医生,怎么会对法医有偏见呢?在我看来,我和你所做的工作,其实是一样的。”

大宝拣了一颗巧克力含在嘴里,认真地点点头。

*

没过几天,秦明被借调去参与一个跨省重大连环凶杀案。看着林涛帮着提完大包小包之后望着离去的车屁股恋恋不舍的萧瑟背影,李大宝蓦地福临心至。

机会来了!宝爷心中燃起熊熊的复仇之火,誓要把这些年吞下的狗粮和闪瞎的汪眼加倍奉还。

*

林涛半夜向秦明打小报告。

“每次我去找大宝聊天她都在和男朋友聊微信,根本不理我。”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水声,然后是秦明心情不错的声音,“是你太闲了。”

这句话的回音特别重,结合水声和秦明显得十分放松的状态,一个礼拜没能见到人的林涛得出了一个让他躁动的结论。

“宝宝,你在泡澡呢?”

“嗯。”难得地没有更正林涛的称呼,秦明这一声懒洋洋的,弄得林涛身上说不清哪儿痒。

“我好想你啊。”

“大概再两三天我这里就结束了。”

可是我就要忍不住了啊!林涛看着茶几上的空外卖盒可怜巴巴地瘪了嘴。

“宝宝,你知道电话pla……”

“嘟…”

*

林涛还是一天三趟地往法医科跑,这回不是因为闲得长草找大宝唠嗑了,而是查案子忙得晕头转向。

大宝一个人顶着时限压力处理全部的尸检工作,林涛来了两趟,一次是来讨论案情,一次是带了饭来两人一边吃一边讨论案情。

解剖室的大门又一次被推开的时候她正有了一个新发现,手里举着一段满是干涸血迹的断肢疲惫又难掩兴奋,“林队你快看!新线索!”

门口却站着她交往不久的男朋友。

“我等了你一会儿没等到,打电话又没人接,就过来找你了。”男人挥挥握在手里的手机。

大宝这才想起来他们约了晚上吃饭的,一心扑在解剖台上她甚至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对不起,突然忙起来我忘了…”

“没事,在哪儿约会都是一样的。”男人自来熟地找了一件新的防护服换上,“好歹我也是外科医生,做记录和打打下手还是可以胜任的。”

原来有男朋友陪着工作是这样一种感觉,老秦真会享受。切开尸体脏器的李大宝愉快地想。

我现在应该进去吗?没把握好时机进门的带路人林涛心酸地想。

*

林涛还在警局熬夜写结案报告,外面一阵喧闹。想着大半夜的,又是哪儿来的精力充沛的学生在闹腾吧,警队里和秦明一起被借调过去的警员跑进来。

“林队,您去搀一下秦科长吧。”

明明是个法医,怎么出了趟差回来又把自己弄伤了?

林涛急急忙忙跑出去,秦明虚抬一只脚扶着车盖站着,看着气鼓鼓的。边上的同事帮着把他那几个行李箱都搬下车拉进警局去了,就把人留给林涛。

周围都没有人了,林涛壮着胆子在外头捧着秦明的面颊在他的额头落下一个轻吻。

“欢迎回来。生什么气呢?脚怎么了?”

沉浸在重逢喜悦中的林队长想趁着夜黑风高,四下无人耍个小流氓。“你不说我就把你抱进局里去。”

*

腰上被解剖刀抵着的林涛努力不让自己笑出来。

因为行李箱太重了搬不动而崴到脚——平时开玩笑说秦明手不能提这下成真了?

*

“我受伤了。”

喘息的间隙,秦明抓住林涛在他身上乱来的手腕,牙齿用力咬着林涛肩头一块皮肉,含糊不清地说。

林涛手腕一扭,把秦明出了一层薄汗的手掌攥在手里,剩下那一只手变着法儿地放肆。

“宝宝,我实在忍不住了。这都十天了,大宝还天天在我眼前秀,我这不是单身狗,胜似单身狗,太憋屈了。”

先不说单不单身,什么时候不像条大型犬的样子。秦明把下巴搁在林涛肩上,拍拍他埋在自己脖子上的后脑勺,“你叫一声,我再考虑考虑。”

“唔汪!”

林涛毫不迟疑地出卖了自己作为人类的尊严。

被大型犬的牙齿磕了到喉结的秦科长推着林涛的肩膀拉开距离,被他发光的眼睛和仿佛可以听见的哼哧哼哧逗得不行。

“可是我脚腕很疼。”秦明脸上的笑意勾得林涛摇起来了尾巴。

“我会小心的!”

崴到的那条腿被林涛抬起来搭在肩上,被打开的感觉让秦明气恼地扯着枕头挡住自己滚烫的脸。

——早知道就不逗他了。

*

李大宝和林涛在解剖室门口一边一个,门神似的蹲着。

“林队,我看秦科长这脚肿的这么厉害。看来是您干了什么好事让他生气了,我们才沦落至此。”

“还不是你存心算计我,趁老秦不在天天刺激我。”

两个被赶出来的人互怼一番以后一笑泯恩仇, 大宝从神秘角落掏出一大袋零食,相约用热播剧打发难得的无聊工作日。

“网上说他们俩真的在交往?”林涛指着对话中的男女主角。

“我看都是炒作。”大宝鞋都脱了,盘着腿坐在办公椅上吃爆米花,“百分之九十九是炒作,这你都能信?”

“百分之百。”秦明冷着脸出现在两人背后。

“哇!”大宝差点吓得掉下椅子,“老秦你脚都不利索了,怎么走路还是没声儿啊!”

林涛过去把他搀到自己原先坐的位置上,“什么百分之百?”

“你们刚才说的炒作,是百分之百。”秦明把腿搁在林涛推过来地矮凳上,并拒绝了他递过来的各种膨化食品。

大宝一脸惊奇地凑过来,“哎呦,秦科长还对八卦有研究?”

秦明挑了一个男主角的长镜头,“这个人不喜欢女人,很明显。”

“天哪!你从哪儿看出来的?”李大宝和林涛盯着男主看了好久,觉得他看起来普通得不得了。

“没有哪儿,就是感觉。”

“好吧。”李大宝摆出她的标准摊手,“我相信你。这就是传说中的那种感觉对吧,你们一眼就能看出谁是。”

“上班时间,把桌子收拾干净。”秦明老爷似的坐着,挥挥手指使大宝把都是零食的桌子打扫好。

“为什么林涛不用!”大宝怒指林涛潜逃的背影。

秦明回了她一个摊手。

*

出于谨慎起见,林涛还是硬拖着秦明去了医院。

脚踝被人捏来捏去以及让量身定制的西装裤腿鼓起来一块的膏药都让秦明沉浸在低气压的包围中。

“我承认都是我的错。”林涛对于自己缺乏自制力造成的恶劣影响供认不讳,“你可以用我上回送你的拳套打我。”

“我说过我更喜欢用手术刀。”

为了回家以后不被手术刀扎穿,林涛向秦明投喂了一盒苹果汁代替苹果。在自动贩卖机边上林涛遇见了大宝的男朋友。

两人先前见过面了,站在一起寒暄了一阵,被跑来找医生的年轻护士打断了谈话。

“我们走吧。”男人跟着护士离开后,林涛扶着刚才一直坐在一边喝果汁没有出声的秦明站起来,“老秦?你在看什么?”

“刚才那个就是李大宝的男朋友?”

“对啊,怎么了?”

“没什么,我们走吧。”秦明松开被他咬扁的吸管,把早就空了的果汁盒丢进垃圾桶。

*

好不容易秦明回来了,李大宝却比他不在的时候还累。

新的案子陷入瓶颈,秦明这尊大神工作起来没日没夜,最重要的是有上顿没下顿,还要因为答应了林涛看着伤员而经常提心吊胆。

说到底不就是崴了脚吗?就他们俩事儿事儿的!

大宝心里抱怨着,还是为了林涛答应请的大餐而冲过去把秦明按在椅子上,“您就别站起来了!要拿什么?我来,我来…”

就这么好不容易抓住了凶手,剩下也没法医什么事儿了,大宝接了个电话,早早整理了东西愉快地和留下等林涛审讯结束的秦明道别,“老秦,我先下班啦。”

“嗯。”秦明头也不抬地写他的文件,等到大宝离开以后反倒停下笔来不知在想什么。

*

“这是第几回了?又有什么事非得半夜跑来敲门。”李大宝打开门,秦明站在门外,换了一套和白天不同的三件套。

“林涛呢?”李大宝往门外四下张望,不相信林涛能放伤员一个人过来。

秦明进了门反手把门关上,就这么站在玄关不动了。

“怎么的?我扶您进去?”

“我让林涛待在车里了。”秦明没有理会她的调侃,“我有事要告诉你。”

大宝抬起的手臂停在半空,意识到今晚并不是第一次听到这句话了。她虽然留了这么多年短发,干着很多男人都干不来的工作,被同事们亲切地称作宝哥、宝爷,却依然有着女人难以用科学解释的敏锐直觉。

“我失恋了。”她抢先一步开口。

“你都知道了?”秦明很少这样谨慎地选择自己的措辞。

“他都告诉我了。”

“嗯。”

沉默。

“下回再相亲的时候,我得叫你帮我去鉴定鉴定了。”李大宝没指望从秦明嘴里听到什么正常的安慰,只是没想到还得自己负责打破尴尬。

秦明一句话在嘴里徘徊了几轮,好不容易才能说出口,“你挺好的。”

这算什么安慰的话?大宝却不知怎么有点鼻酸。明天也许连办公室都进不去了,不过管他呢,现在她只想这么做。

李大宝环住秦明的腰,把头靠在他的胸口。

秦明连退了两步,后背“咚”地撞在门上,手掌已经抵上大宝的肩膀,却没有用力。犹豫再三,秦明给了大宝一个别扭的拥抱。

“别让林涛知道了。”

“好。”李大宝心虚地点点头。

评论(21)

热度(452)